<dl id="cuef8"></dl>

        1. 時代脊梁丨譚蔚泓:十年內讓納米火車為國人抗癌做貢獻

          ??????[來源:新湖南客戶端]??????2018-10-24 07:05:09

          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胡澤匯 攝影 童迪

          爽朗的笑聲,銳利的眼神,烏黑的頭發,偶爾來幾個英文單詞……9月19日,湖南大學分子科學與生物醫學實驗室(MBL)的會議室內,譚蔚泓院士對著來訪記者侃侃而談。


          (譚蔚泓介紹自己的“納米”火車。)

          回國能做在美國做不到的事情

          湖南大學逸夫樓南樓2樓的實驗室是譚蔚泓的“戰斗陣地”,工作人員來往穿梭不停。

          化學與分子醫學協同創新中心、分子工具研究平臺、化學生物傳感與計量國家重點實驗室(湖南大學)、核酸適配體湖南省工程實驗室……幾塊低調的不銹鋼牌匾顯示出了實驗室的重要性。

          在這塊陣地,譚蔚泓取得了非比尋常的成就:“基于核酸適體的蛋白質研究新技術和新方法”,并已在生物分子識別的醫學應用上取得突破性研究進展,針對白血病、肺癌、乳腺癌、胰腺癌和肝癌等癌細胞的特有生物標志物,篩選出不同的核酸適體,可用于精準抗癌,有望造福數以萬計癌癥患者。

          2011年,譚蔚泓應邀來到湖南大學建立了MBL實驗室,“我在這里可以做到在美國做不到的事情。我的研究需要大量臨床資源,在美國沒有足夠的資源,沒有很好地臨床資源。在這里,我既能實現個人價值,科研成果還能直接服務國人,服務生我養我的中國人民。”回憶起當初的選擇,他記憶猶新。

          化學家用“火車”攻克癌癥難題

          化學科學家如何加入醫學領域服務國人,治療癌癥?譚蔚泓認為化學和醫學是完美的結合,“未來醫學將從分子層面上了解、診斷、治療疾病。誰最了解分子?當然是化學家。”

          傳統的化療藥物無法將癌細胞和正常細胞區分開,在殺死癌細胞的同時也會將正常細胞殺死,毒副作用大。為了破解這一難題,譚蔚泓和他的團隊一直致力于尋找一種“聰明”的分子,既能殺死癌細胞,又不誤傷正常細胞。

          (實驗室一角。)

          經過不懈努力,譚蔚泓團隊研發出一種能向腫瘤細胞靶向輸送大量抗癌藥物的DNA“納米火車”。“火車頭”由核酸適體構成,可與某種特定癌細胞的膜蛋白結合,為給藥系統提供“方向”和“動力”。而通過分子自組裝形成的DNA結構則構成了一節一節的高容量“車廂”,用于裝載抗癌藥物分子或其他生物試劑。

          “納米火車”采用“火車”式設計,可一次性攜帶多個藥物分子,有助于縮短病人的治療周期,降低治療成本。同時,由于核酸適體可與目標物質或細胞高特異性地結合,由它構成的“火車頭”可精準地將藥物輸送至癌變區域,避免對正常細胞的“誤傷”,精準性大大高于傳統的化學抗癌藥物。而且,整列“火車”由生物分子組成,毒副作用也非常小,可大大減輕癌癥患者化療的身心痛苦。

          “我計劃,5年內能做成2-3個能臨床試驗的藥,10年內能做出成藥,為中國人民健康做貢獻。”譚蔚泓說,“愛國對于我來說就是用行動為國人解決問題。”

          “快樂科研”關注學生的點滴成長

          (快樂科研是譚蔚泓的團隊口號。)

          身為學科帶頭人、實驗室負責人,譚蔚泓很忙,但他對著學生卻耐心、細心,特別關注學生的精神層面成長。

          搞科研很枯燥,但他提出“快樂科研”的團隊口號,這是他信奉的教學和生活理念,甚至成為實驗室里年輕人踐行的科研信條。

          “為什么搞科研枯燥痛苦?因為在做試驗的過程中,80-90%的試驗都是失敗的。年輕人得在這樣的失敗再失敗中成長,老師要鼓勵,給他們信心。”

          如何鼓勵?每周再忙,譚蔚泓一定會在某個晚上抽出時間,跟團隊成員們輪流交流,“了解他們的問題,給他們啟迪。每個人能力不一樣,挖掘學生某方面的能力是老師的工作。大學不是簡單地傳授知識,是培養能力,培養學生的人生觀、學習能力。因此,我希望我的學生有愛心——關愛社會、身邊人,有野心——積極進取、服務社會,很快樂——快樂的前提下,才有創造力。”

          因此,學生們跟譚蔚泓相處總有快樂時間。每次有學生畢業,實驗室一定會開一個party,開香檳慶祝。“我一定會說畢業的同學在哪些方面有進步,不講科研成績,更多地講為人處世,盡可能地給學生將來的發展提一些建議。”

          (譚蔚泓的笑容很有感染力。)

          他的學生邱麗萍說:“譚老師很能包容錯誤,給我們一個寬松的成長環境。”在每周的組會報告中,譚蔚泓會詢問每一位學生的研究進展、遇到的問題。如果碰到有學生為了發表論文,迎合一些熱點噱頭寫文章,他也會生氣。“這樣做有什么實際意義?不要為了發論文而發論文。”在指導學生的博士論文時,他會將學生的原文與他修改過的進行對照,告訴學生為什么要這樣改,同時也傾聽學生的想法。

          用譚蔚泓的話說就是:“既然都把教師這個職業比喻成園丁,園丁就應該最了解自己培養的一草一木并對他們關懷備至。”

          離開時,記者在譚蔚泓實驗室的墻上看到這樣一段英文:work hard,work smart,work together,be happy,意思是:勤奮工作,聰明工作,團隊合作,做快樂人。的確,踐行了這樣的工作信條,人生必將成功幸福。

          專家簡介:

          譚蔚泓,男,1960年出生,湖南益陽人,分析化學和化學生物學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美國密西根大學物理化學博士。現任湖南大學副校長,化學生物傳感與計量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湖南大學)主任,湖南大學化學化工學院、生物學院教授,兼任美國佛羅里達大學杰出教授和冠名主任教授。擔任Journal of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JACS)雜志副主編,ACS Nano、Chemical Science、國家科學評論等國內外雜志編委。同時兼任國內雜志Science China Chemistry的副主編。

          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湖湘情懷,黨媒立場,登陸華聲在線官網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戶端,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轉載授權:0731-84329818蘇女士。轉載須注明來源、原標題、著作者名,不得變更核心內容。

          [責編:劉穎]

          10號樓

          熱新聞

          我要問

          排列三魔图
          <dl id="cuef8"></dl>

                <dl id="cuef8"></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