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cuef8"></dl>

        1. 規劃局長彭章南任性為官路:曾給時任懷化市委書記李億龍送巨額現金

          ??????[來源:瀟湘晨報]??????2018-10-23 16:26:32

          對于懷化市規劃局原黨組書記、局長彭章南來說,這一天的到來,或許只是時間問題。早在 2015 年,舉報他 " 借父親逝世斂財 " 的帖子就在網上滿天飛,紀委對于他的調查也來自群眾舉報。4 月 4 日,彭章南被采取留置措施。隨后,懷化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組展開周密調查,3 個月時間,彭章南涉嫌行賄、受賄、貪污職務犯罪事實基本查清。

          一個在懷化城建規劃系統小有名氣的業務型領導干部,為何會走到這一步?晨報記者與其面對面,試圖還原彭章南的為官路。

          △ 10 月 16 日,懷化市某縣看守所,身陷囹圄的懷化市規劃局原黨組書記、局長彭章南。圖 / 記者王歡

          2018 年 4 月 4 日,清明假期前的最后一個上班日。早上 8 點 30 分,在會議室焦急等待了半個小時后,懷化市規劃局辦公室主任何方洪決定還是撥打該局黨組書記、局長彭章南的手機。可電話無法接通。

          何方洪覺得:這不合常理。周三是規劃局周例會召開的時間,局長彭章南此前就交代 " 有很多工作要安排 ",而他幾乎是每天第一個到辦公室的人," 今天怎么會遲到?"

          彭章南的確沒有遲到。當天上午 8 點還差 7 分鐘,彭章南匆匆走向那棟他主事了 6 年的規劃局辦公大樓,但在樓外他被幾個人攔住了。

          " 一說是紀委的,我就明白了。"10 月 16 日,懷化市某縣看守所,懷化市規劃局原黨組書記、局長彭章南望著天花板上的白熾燈空空地說。

          " 看守所里太寂寞了," 他對記者說," 你們來我很高興。"

          開發商舉報規劃局局長

          對于彭章南來說,這一天的到來或許只是時間問題。早在 2015 年,舉報他 " 借父親逝世斂財 " 的帖子就在網上滿天飛,盡管他親自回復數千字長文,回擊發帖人 " 利欲熏心伺機報復 " 甚至不惜刪帖,類似舉報還是沒有間斷。

          紀委對于他的調查也來自群眾舉報。記者通過交叉調查佐證,今年 1 月,懷化市委巡察辦在對市政務服務中心開展的機動式巡察中,發現涉及到房產規劃等在內的多個項目審批程序嚴重滯后,巡察專員通過調取材料,找到相關項目責任人," 這些開發商一接通電話就大倒苦水,說彭章南對項目索、拿、卡、要,很多規劃設計方案看都不看就說不行,讓他們的錢財和精力付諸東流。"

          同一時間,懷化市紀委監察委也對彭章南的問題線索啟動初核程序。4 月 4 日,經省監委批準,對彭章南采取留置措施。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組隨后展開周密調查,3 個月時間,彭章南涉嫌行賄、受賄、貪污職務犯罪事實基本查清。7 月 3 日,彭章南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懷化市紀委監委將該案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提起公訴。

          辦案人員認為:彭個性偏執,對下屬和服務對象態度暴戾,對領導又可以極盡討好罔顧尊嚴。

          彭章南在《懺悔書》中說:落到面臨黨紀國法處理、移送司法的慘烈下場,是自己德不配位,性格偏執,放縱了私欲貪念。正是這種 " 偏執 ",讓自己任性 " 為官 ",在自己 " 規劃 " 的索賄貪污、投資斂財、跑官要官的人生路上疾馳,最終受到應有的法紀制裁。

          常給親屬灌輸自創 " 發財理論 "

          彭章南經常給其親屬灌輸這樣一套 " 發財理論 ":政治經濟學,政治在前面,經濟在后面,只要政治上去了,經濟自然跟上來。

          他的經濟頭腦大約遺傳自他的父親。其父做小生意起家,是上世紀 80 年代當地第一批 " 萬元戶 ",彭章南耳濡目染,很早就懂得 " 做生意不可著急 " 的道理。彭章南走上領導崗位,這套彭氏 " 政治經濟學 " 幾乎成為家族的 " 斂財指南 "。

          2015 年對彭章南來說是個復雜的年份。這一年,他失去了父親,也遭到網上鋪天蓋地的舉報。但其和家族也得到了 " 財富 "。

          他已在規劃局 " 一把手 " 崗位上干了 3 年,雖然勞碌辛苦——沒日沒夜加班,但懷化的城市建設發展有目共睹。他自己也認為,在他當規劃局長的時間里,懷化從一個 " 臟亂差 " 的地方變成了規劃優越的經濟增長極城市。

          " 有公心,也有私心。" 在彭章南看來,這二者是同時到來的。

          2015 年 3 月,在得知懷化高鐵南站規劃的詳細情況后,彭立即安排親屬集資數千萬元買了懷化高鐵南站附近一宗 70 余畝的土地,其中他個人投資高達數百萬元——這些錢,大部分是找開發商借款或以 " 借款 " 名義挪用所得,比如某公司鄧某就借款數百萬元給彭章南。

          同年,彭章南瞄準了懷化市政府附近大漢龍城商鋪的升值潛力,利用其權力之便,要求大漢公司以商鋪成本價賣給其妹妹彭章菊(彭章菊是彭章南的投資代理人)。

          在彭章南的這套 " 理論 " 下,很多開發商只有向彭章南送錢送物,求得項目規劃盡快審批。據調查,開發商湯某為方便其項目建設規劃手續盡快辦下來,給彭章南先后送了上百瓶飛天茅臺酒和 10 多萬元現金。開發商陳某為了使建設項目類型由賓館改為住宅,也給彭章南送了 10 多萬元現金和價值 9 萬多元的茅臺酒等高檔禮品。彭章南任市房產局、市規劃局領導以來,共收受索取相關單位、個人好處共計數百萬元。此外,彭章南還向開發商借款數百萬元用于炒股。

          彭章南不僅對私企老板索賄斂財,還對企事業單位 " 雁過拔毛 "。懷化市水務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和交通投資建設公司在項目規劃方面都需要市規劃局審批,彭章南先后向水務投資公司索要蟲草數盒,向交通投資建設公司違規報銷多張個人消費發票。

          升遷

          跑官要官,給市委書記送巨額現金

          彭章南說,他最后悔的一件事是 " 當官 "。然而," 做官 "、" 做大官 " 的執念卻貫穿于他的從政生涯,也成為壓垮駱駝的稻草。

          2009 年開始,彭章南已不滿足于房產局黨組成員、副局長的職務,開始執著于職務提升。他不斷利用各種 " 圈子 ",想辦法贈送各式各樣高檔禮品給他人,通過找領導或領導親屬打招呼來謀求職務提升。

          2009 年某天下午四點多,某領導身邊 " 紅人 " 電話通知彭章南," 約到領導吃晚飯了 "。長沙到懷化高速有 400 多公里,彭章南開車最高時速甚至達 180 碼——采訪中,彭章南補充細節:高速 " 飛車 " 還被交警攔下,交了 2000 多元罰款,他也不只是去吃飯,而是去送禮的,但領導爽約了。

          落馬貪官李億龍擔任懷化市委書記期間,是彭章南極力想接近的對象。彭章南通過李億龍親戚引薦,到李億龍家里以匯報思想和工作的名義送了大額購物卡和蟲草等貴重物品。

          2010 年 8 月,彭章南從房產局黨組成員、副局長調任規劃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成了規劃局的 " 二把手 "。嘗到甜頭后,用彭章南的話說:" 這時候開始,對跑官要官不再有恥辱感,私欲戰勝了理智,讓自己放棄了底線。"

          2011 年以后,彭章南對跑官要官更為熱衷,他開始頻繁活動。2011 年端午節期間,彭章南給李億龍送現金 50 萬元,事后李億龍退給了彭章南;2012 年春節期間,彭章南又到李億龍家里拜年,給李億龍送現金 100 萬元,李億龍也退給了彭章南。雖然兩次送巨額現金被拒絕,但李億龍收下了同時送來的名貴蟲草、高檔煙酒等物品,李億龍開始對彭的態度發生變化。

          2012 年 8 月,彭章南順利當上市規劃局黨組書記、局長。2013 年 3 月,李億龍調往衡陽擔任市委書記,但彭章南對李億龍身邊的 " 紅人 " 依然有求必應。這一年的某天,李億龍從懷化帶過去的司機粟某給彭打電話,說手上有幾萬元的發票不好處理,彭章南不惜從某開發商手中索取 6 萬元現金,開車 300 多公里趕到衡陽送給這名司機。

          " 一方面,他膽子大,敢送大錢,另一方面,他又不愿意自己出錢。那這個錢誰出呢?" 辦案人員說," 可想而知,他是‘借雞生蛋’,從別人口袋里拿錢再送出去。"

          懺悔

          " 出去還能為社會做貢獻 "

          在一些開發商眼中,彭章南 " 靠規劃吃規劃 "。彭章南覺得家門口綠化差了點,開發商趕緊移栽幾顆名貴樹木過來;家里招賊了,彭章南和開發商隨口一說,開發商趕緊喊人來裝監控。辦案人員稱,貪婪無度是彭章南腐化墮落的重要原因。熟悉他的老板逢年過節給他送禮,一千多一瓶的飛天茅臺都是一件件的往他家里送,10 年、15 年的陳釀茅臺,他更是來者不拒。

          他 50 歲的生日剛剛過去兩個月。看守所里的不眠夜已讓他白發點點、形容憔悴。但他還是強烈地想出去。他相信自己的水平和能力," 出去還能為社會做貢獻 "。

          彭章南說,我父親曾說,我這樣的性格不適合做官,我后悔沒聽。這位大學學的給水排水工程專業,考取過全國注冊城市規劃師執業資格證的業務型官員,希望人生前溯 30 年——那時他還只是一名城市規劃工程師。

          采訪將近兩個小時,他幾乎全程微笑。哪怕談到一些案件細節,他眼睛里流露出的依然是笑意。你無法解讀出:這是一種自嘲,還是時過境遷后的 " 舉重若輕 "?而只有在提到他的父親、女兒和妻子時,他才落淚不能自已。彭章南案現在處于移送司法階段。他 " 只能靜靜等待 "。他說,人生還有希望,懂事的女兒、深愛的妻子,自己的手藝," 這些都還沒有變壞。"

          采訪結束,記者起身離開,彭章南從鐵格子窗戶里揮揮手說:謝謝你們,等我出去了,到長沙請你們吃飯。

          觀察

          過大的自由裁量權為公共權力尋租留下空間

          彭章南一案是懷化市紀委監委留置的第一起案件。該案相對于以往案件,存在案件涉及人員廣、查閱資料多、時間跨度遠、取證難度大等諸多困難。從留置到移送,短短 3 個月。該案高效辦理,得益于監察體制改革在懷化釋放的巨大成果效應。

          懷化市紀委監委負責人稱,彭章南案中,調查組先后采用了談話、詢問、訊問、查詢等 11 種措施,充分利用監察法賦予監察機關新的調查措施,堅持實體與程序并重,保障案件審查質量。

          而該案帶來的警示作用也是深刻的。辦案人員認為,彭章南的違紀違法事實再次證明,失去監督的權力容易產生腐敗。防治類似腐敗行為,不僅需要系統自身加強監督,更需要加強外部監督,將監督滲透到權力運行的全過程中,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在彭章南案中,其手中握有市規劃局過大的自由裁量權,導致其為公共權力尋租留下了空間,從而使其在巨大的誘惑面前鋌而走險,最終走上違法犯罪之路。

          瀟湘晨報記者王歡 通訊員懷紀宣懷化報道

          [責編:譚思敏]

          10號樓

          熱新聞

          我要問

          排列三魔图
          <dl id="cuef8"></dl>

                <dl id="cuef8"></dl>